彻底放飞,取关随意,已经感觉肥肠对不起关注我的大家惹……_(:з)∠)_

辅导员在群里确定了毕业什么歌的曲目……不清楚这种传统。毕竟我还要再熬一年,不觉得自己要毕业了,也就没有关注毕业的事情。
从小学到大学,关于毕业的一切记忆都很模糊,因为我极其不喜欢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,毕业照照完了事,典礼一是大多没有,有我也没参加。高中毕业典礼的时候我跑到新建教学楼的空教室里,忘记是在背书还是单纯无所事事,只记得那个教室的桌子上有一盒喝完的旺仔牛奶,我觉得很有意思,因为当时的数学老师外号就叫旺仔。
人总是乐于回忆美好的东西,我对高中没什么好印象,对大学呢,前阵子问我妈,你觉得我大学过得好吗。
爸妈在我低落的时候一般是极尽安慰之能事的,但是我妈沉默了一小下,苦笑说,我觉得不太好。
你看我高中过得不太好,大学过得也不太好,说不上是丧还是什么——可能是单纯的无能。但是现在我对自己无能这一点也坦荡接受了,总的来说,是奔着活路去。

评论

© 重启请稍等 | Powered by LOFTER